2024-07-19

究其原因,或许可以从徐小平老师的某次公开发言中略窥一二:其实我这个年龄的人,很容易一忙其他事儿就立刻落后于这个时代了。在商学院的教科书里,他们称之为淘金者的卖水人。

变革之春2016年底的某期节目里,罗振宇拖着发烧的身体,引述着BobDylan的诺贝尔获奖词,跟视频另一头数量高达860万的罗辑思维用户说他所认为的这一轮内容创业,或者说是自媒体人到底革新了什么:传统媒体时代,内容是说给几万人听的,它要求一种舞台感。“过去我们说新媒体和传统媒体,说的更多的是传播介质的变化,但是现在我们说新旧,说的是生产方式的革新,”徐达内站在这个变革之春的分界点,重新理解了这一波所谓媒体的新旧差异。理性来看,只有热爱一个行业,才会用所有闲暇和非闲暇的精力去琢磨它,才能在生活中一些旁人不易察觉的细节面前发现变革的机会。

如今,你能想到的所有新媒体渠道都被新榜布局了营销、数据、电商、版权孵化、社群支持等多个维度的服务项目。岔路口回想起自己提出离职的时候,Daniel还是会流露出非常感性的一面。

在这篇6000余字的长文中,我们记录下了这些年轻人和他们的野心:橘子娱乐、英雄互娱、新世相、Papi酱、新榜、罗辑思维……共同见证着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名与利。 如果说Papi酱和她的合伙人之间是“技能包”彼此加持,那么Daniel和应书岭之间更多的是性格的互补。